转换到繁體中文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报刊   

[文苑]赌徒的电话
作者:阿特.布赫瓦尔德

《青年文摘(绿版)》 2005年 第02期

  多个检索词,请用空格间隔。
       无论是哪个男人,只要他有机会独自来到拉斯维加斯,他们都会给他的妻子打电话——不过,电话费是由妻子付的。而对我来说,这个时候却比我所预期的要来得早。下面就是我?#25512;?#23376;在电话中的谈话内容。
       “你好,亲爱的,”我说,“我现在是在拉斯维加斯给你打电话。”
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从那儿打的电话,”她说,声音里满含着痛苦与抱怨,“昨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?是不是又去赌博了!”
       “呃,只不过小玩了?#35805;眩?#19981;是很大。”
       “那你输了多少钱?”
       “我爱你,”我对她说道。
       “我问你究?#25925;?#20102;多少钱?”
       “呃,我打电话不是要跟你谈这个。我想和你谈谈孩子们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孩子?孩子怎么啦?”听得出,她很紧张。
       “我想不明白,他们长大以后为什么非要上大学呢?有很多孩子虽然没有上过大学,但结果不也照样成了出色的父母吗?”
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?#21069;?#20182;们上大学的钱输掉了?”她尖叫起来。
       “哦,没有,只是他们?#20808;?#24180;级和四年级时需要的那部分钱。”
       “你?#25925;?#25481;了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“呃,你现在在哪儿?”
       “在我们的卧室里。”她答道。
       “以后,请不要再说‘我们的’卧室了。”
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?#21069;?#25105;们的房子也输掉了?”她疑惑地问道。
       “呃,只输掉一部分。我们还拥有地下室和车库的所有权。”
       这时,我听到电话的那一端传来了她的哭泣声。
       “哦,亲爱的,先别哭了。你不是曾经说过这房子太大了吗?你还?#30340;?#24895;住小一些的房子呢。现在,你就把这看成是一次转折。喂,亲爱的,你在听吗?”
       “嗯,我听着呢。”
       “亲爱的,你能帮我一个忙吗?你还记得我们结婚周年纪念日时我给你买的那条带珍珠的金项链吗?”
       “怎么?难道你也把它输掉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!你以为?#19968;?#24178;那么卑鄙的事吗?”
       “我想让你到外面去走走,然后把项链弄丢,这样我们就能获得保险公司的赔偿金。我已经仔细算过了,?#35789;?#25105;?#21069;?#23427;卖掉,也绝对卖不到这么高的价钱。”
       “我真恨不得杀?#22235;?”她咬牙切齿地说。
       “哦,不,亲爱的,千万不能这么做,否则,你将会犯下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。”
       “你是?#30340;?#25226;自己的人寿保险单也输掉了,是不是?”
       “他们告诉我说,像我用这种方式赌博的人可?#26434;?#36828;活下去。”
       “那,你该?#25442;?#25226;我的裘皮大衣也输掉吧?”
       ?#39029;?#40664;不语。
       “难道你真的把我的裘皮大衣也输掉了?”
       “在华盛顿,谁还穿裘皮大衣呀?”我答道。
       “那你什?#35789;?#20505;回家?”
       “这正是我打电话要跟你说的。后天下午三点,有一辆灰狗长途汽车要开往华盛顿。如果你能把我留给你买食品的钱寄给我的话,我就坐这趟车回家。”
       “那在你到家之前,我们吃什么啊?”
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给农业部打电话。依照法律,我们有权在他们处理过剩食物的分配计划中分得一份救济食品。”
球深比分网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