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換到繁體中文

您的位置 : 首頁 > 報刊   

[社會]相貌社會學
作者:孫巧慧

《青年文摘(綠版)》 2007年 第10期

  多個檢索詞,請用空格間隔。
       家屬院內經常可以看見一個磨菜刀剪子的小老頭,六十多歲的樣子,瘦瘦小小的,長著一張核桃般笑容可掬的臉。頭上戴頂毛線帽,上面還頂著個絨絨球。老頭的三輪車上掛著塊臟木牌,上面歪歪扭扭但非常大氣地寫著幾個字——磨刀世家,讓人看著忍俊不禁。每次看見他我就想,他真像個磨刀的,或磨刀的就應該是這個模樣。因為,他的皺紋刀刻般得深,吆喝的聲音也像磨刀聲一樣沙沙作響。
       上班的路上必經一家飯店,生意興隆,大車小車排了很遠。下午上班的時候,往往看見大師傅在門口透氣,大概惦記著屋內還有客人,擔心他們臨時添菜不敢走遠,就蹲在門口抽煙。他戴著自帽子,穿著白大褂,長得也是白白胖胖的模樣。即便在其他地方看見他,其身份也不難想見。因為,朝他一瞥,我的腦海里就會出現一只熱氣騰騰的大包子。
       我還認識一位老師,表情嚴肅、不茍言笑,平時對我們說話也是一種循循善誘誨人不倦的語氣,一張嘴你就知道她的職業。她的形象有著粉筆般的堅硬和純度。
       生活中我們稍微留意就會發現,相貌時刻顯現著它的社會學意義。各行各業的人的長相真的很符合他們的身份,官運亨通的就是一副唯我獨尊運籌帷幄狀,老板或成功人士無不是挺胸凸肚頤指氣使,而挑擔的賣菜的引車賣漿之流,無不是低眉順眼畏首畏尾的模樣。
       林肯說,男人年過四十就要對自己的相貌負責。相貌,表明男人不惑之后的財富、地位和身份。而女人年過三十,幾乎就將相貌交給了美容術和護膚品。女人在與時間和自然定律抗爭。而男人臉上的道道皺紋基本是社會運動軌跡的留痕。
       最近單位整理資料,一些久遠的蒙塵的照片被翻了出來,如果不是照片旁有文字說明,無論如何我不敢和現在的領導對號入座。二十年前的他們幾乎都是瘦瘦弱弱的謙卑模樣,哪有現在的倜儻風度和舍我其誰的氣派。那眼角那眉眼那衣著整個一個落魄書生的模樣,你很難從當初的眉眼中看出他們有如此輝煌的今天。
       單位有位老職工見了這舊日的老照片,一聲長嘆。我大惑不解,忙問其故。老職工答曰:“若是當初能看出他有今日的發達,拼了命我也要把閨女嫁給他,當初怎么就一點兒也看不出跡象呢9”
       原來并非相由心生,而是由社會生成。
       摘自2007年8月14日《廣州日報》
球深比分网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