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换到繁體中文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报刊   

[诗歌]最后的咽(六首)
作者:泥马度

《十月》 2003年 第06期

  多个检索词,请用空格间隔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大水在河
       传说中的鱼群会游向
       招招的呼喊的手吗 ?#40065;?#30340;语言的气息
       啊,曝日下岸上的小妹妹
       不能懂得河水平静下面的残暴
       屡屡装成一只伏郎或蝴蝶
       比水矮了整整一头的母亲 来不及一声喊叫
       像一块下去的?#24230;?#23401;子拽了一把
       地的波澜无底——母亲你踩到它的底
       泥呀,土呀,永远是潮湿?#25512;?#40657;的
       母亲在水路的底下走了十四年了
       前年一个人告诉我——她梦见我的妈妈
       她使一条河流风平浪静 这么些年像
       透明的土
       说是要做了?#30001;?#20102;。像透明的土
        养
       育
       上学的路上,父亲说
       我的课文是一片豌豆地、有仁的玉米
       后来只有胡萝卜埋藏在地下
       后来只有荒草 同学们再也没有力气
       从书本回到家门 从家门回到课堂
       我要让地高一些,像芋趟
       这犁铧打出的高地里藏有
       ?#23376;蟆?#32418;芋,生长着的
       我没有当兵入党,我终于当了队长
        地里长出成堆成堆的写着每?#25442;?#20027;名字的
       山芋和芋干
       整整十年,乡亲们填饱了肚子
       我辗转沿着芋?#35828;?#20102;一茬茬、一个个队的队长
       我一?#26410;?#34987;人打倒在大路上
       我和你老躺在田地里
       就像?#23376;?#22404;就是一次芋趟两道芋趟
       就像芋秧在大地上打滚——打滚把荒凉
       严严实实地压在身下 而头要不屈地抬起
       我们又回到三十年前的自家土地上
       这名字叫做承包的地哦 也有足够的气力
       长出小麦和水稻,养育你们 越来越低垂的天
       天低垂 一脚脚乌云踢翻了
       盆碗
        日
       光
       黢黑的父,晒白了头发
       搓掉层层皮 日光浴中的灰
       昼在老父头窝看到它白色箭矢
       肤色上的夜咝咝烧着它的烟沫
       水在他的身体里洗澡
       澡水肥了几亩田长及腰身
       唐诗里的禾被万条光线吊在空中
       我问它为?#20301;?#19981;干死
       父只不语 一锄连一锄
       锄锄重锄锄 要锄晰绳索
       一天比一天气喘的锄
       天黑脊背就落回地铺
       汗的墙垒着不透风的庄落
        日光之浪喘着吁吁白烟
       大黍挟着酥人的?#25910;?br>       围堵热浪里的虫
       豆叶渐渐荫庇脚印
       花铃的钟点?#20040;?#30340;风声
       光击破田野的脸皮鼓
       背面的虫吹破层层花花?#28572;?#30340;竽
       双手捕捉棉虫的老父
       老眼一天天昏花一天天迷离
       脊背淌下的河 越拉越长
       他热爱时值正午的汗流
       没有身影正暗合庄稼
        真实
       烧暖的春酒。最后一桌是?#20808;?#20204;的
       团团围坐一桌的寿星 比?#20493;?#36824;多了一个
       坐满了方向
       遍尝的滋味。颤抖夹起的生,柔软,没有?#40065;?#26469;
       我趴在桌边的童年像一条小狗
       支耳谛听岁月门外的动静
       屋前的冰挂像睡熟的鱼上的冰凌
       有着千姿百态的梦乡
       皱纹里的大书 有着国产特种纸的封面
       穿透铁打纸糊的岁月 ?#20013;?br>       只有他?#20146;?#36807;更多的风雪。看诸事融化成冰雪
       堵在喉咙 ?#20154;浴?#38463;嚏!
       一个舅老太他是传说中的绿鼻响马
       他铜铃的眼睛下面是慈祥
       他在我家门口不声不响地打棉帘
       他做的茅翁鞋?#23649;?#32780;利索……
       他们不知上天或地狱只愿同回
       泥土。漆黑中用烟袋和嘴唇借光
       我的老太。一肚子史书和辞篇
       ?#38469;?#21476;老夜幕下星星的嘴唇相传的
       喝了几盅酒的夜晚 起来解?#32622;换?#24202;上
       父亲点上灯把他抱回
       “我摸迷了,几步之内”
       在家里找不到家
       第二天躺在床上微笑着走了
       遥远的路是不用脚走的
       木轮车
       吱吱叽叽 二百里的?#35845;?br>       木轮车上的粮食 就到了徐州城
       像蚯蚓拱过的道上
       粮食市场拐再拐再拐
       是一眼望不过来的骡马驴市场
       ?#38382;鼻?#19978;一匹就像打马回故乡的人
       木轮车从谷物关节处
       旋转厚厚?#20146;?#20687;团着黏土。像慢悠的穿山甲
       水里、火里、吱呀呀
       是木头在土里行走
       穿过火烧的土、众金属
       像泥土里蚯蚓的血
       像无风时的?#22534;?#29228;上天空一样的烟囱
       是树的年轮长满芝麻小豆米面在走
        粮食推着木轮车推过城墙
       今天它押着驴马、机动车却载不动
        十里的路途,大村庄
       大船的村庄
       一?#24674;?#22823;船是我村庄的
       树木长成的
       顺着汪沛的雨水、亘古的河流、运河
       过了青江 驶进南中国的雨季
       老太老祖的船队上有土变成的陶和瓦器
       瓷上的人在对弈
       男男女女在宴饮 尽情弹拨着生活!
       啊大船!浩荡的船队和银两
       像暴雨深入土地 腐烂只剩下一根根大钉
       扎破翻开地面封皮的牛蹄印
       祖父父亲我们光裸的脚丫
       铁也会烂成泥土、而化肥和农药是
       更痛的钉、生长的疼
球深比分网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