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換到繁體中文

您的位置 : 首頁 > 報刊   

[中外語言文學]《紅樓夢》“矛盾”現象研究述略
作者:曹金鐘

《武漢大學學報(人文科學版)》 2008年 第05期

  多個檢索詞,請用空格間隔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[摘 要]《紅樓夢》中存在著許多“矛盾”現象。20世紀以前,對于《紅樓夢》中“矛盾”現象的探索。大都停留在指出“矛盾”的階段,即使涉及“矛盾”的成因,也都認為是作者的疏漏或失誤等。20世紀初至60年代以前,似乎仍然停留在前一階段。20世紀60年代以來,開始從成書角度探討“矛盾”現象的成因,但大都側重于將“矛盾”的成因歸結為作者沒有最后修改好而留下的痕跡,或是兩書合成而留下的痕跡。這從大的方面來說,仍屬于作者疏漏或失誤的范疇。而從多角度探討“矛盾”現象的成因,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出路。
       [關鍵詞]《紅樓夢》;“矛盾”現象;成因
       [中圖分類號]1207.411 [文獻標識碼]A [文章編號]1671-881X(2008)05-0605-04
       細讀《紅樓夢》,我們會發現其中存在著許多“矛盾”現象,比如時序的“矛盾”、地點的“矛盾”、人物年齡的“矛盾”、人物關系的“矛盾”等。對于這些“矛盾”現象,前人已不同程度地注意到了,如清人苕溪漁隱、王希廉、姚燮等就已指出過《紅樓夢》中的一些“矛盾”現象。統觀這些“矛盾”,有些是矛盾,有些并非矛盾;有些是作者有意如此寫的,有些則是無意的疏漏或客觀原因造成的,本文在這里則加上引號,統稱為“矛盾”。
       《紅樓夢》中存在的“矛盾”現象,本身就已十分復雜,再加上前人大都是以某一種版本(主要是程高刻本和有正書局戚序本)為根據,因此難免有誤認為矛盾之處,這就使《紅樓夢》的“矛盾”問題更加復雜。因此,對《紅樓夢》文本中客觀存在的“矛盾”現象及前人所認為的矛盾做一系統的梳理,是十分必要的,也是十分重要的。并且,對《紅樓夢》中的“矛盾”現象做出客觀、合理的解釋,無疑有助于對《紅樓夢》這部偉大作品的總體認識和理解。
       在《紅樓夢》研究史上,最早論及《紅樓夢》中“矛盾”現象的,當數清乾隆時期的徐鳳儀。他在《紅樓夢偶得》中雖未使用“矛盾”一詞,但卻指出了一些“矛盾”現象,可歸納為12條,其中屬于前80回的7條,屬于后40回的5條。繼徐鳳儀之后,苕溪漁隱在《癡人說夢》之“鐫石訂疑”部分所列“矛盾”,除版本差異外,共17條,其中前80回12條,后40回5條。道光、咸豐時期的王希廉、姚燮、張新之等人,對《紅樓夢》中的“矛盾”現象予以了更多的關注,并發表了一些更深入、具體的看法。首先,王希廉在其刊于道光十二年的評點本《新評繡像紅樓夢全傳》卷首的總評中列舉了18條“矛盾”,其中前80回15條,后40回3條。各回回末評中列舉了“矛盾”1條。姚燮在《讀紅樓夢綱領·糾疑》中也列舉了“矛盾”21條,前80回16條,后40回5條。同時,他也在《紅樓夢》回評及回末評中談到“矛盾”8條。此外,馮其庸纂校訂定的《八家評批紅樓夢》的眉批中,還有一些涉及“矛盾”的批語,除重復的外,共34條,其中前80回29條,后40回5條。太平閑人張新之對于《紅樓夢》總的看法(即“《石頭記》乃演性理之書”)雖不足取,但其評論中卻也不乏獨到之處。特別是他對“矛盾”的看法,與其他評點者迥異,共列了“矛盾”59條,其中前80回35條,后40回20條,回末評4條。同為道咸時人的陳其黍在“紅樓夢眉批、行間評及回總評”中也談到了《紅樓夢》中的一些“矛盾”,共約87條,其中前80回66條,后40回21條。之后的話石主人在《紅樓夢精義》中列了年誤8條,月誤1條,日誤1條,時誤1條,地誤1條,物誤1條,語誤12條,脫略8條。主要生活于咸、同時期的劉履芬對東觀閣本《新增批評繡像紅樓夢》所做的批語中,有抄錄王希廉的批語,其中涉及“矛盾”的15條,他本人的批語中也有兩條涉及“矛盾”。總之,清人對《紅樓夢》中的“矛盾”現象,大多只是提出疑問或指出矛盾,而并沒有深入探討產生“矛盾”的原因,頂多也只是說“似失照應”、“殊失照應”、“似屬漏筆”、“似有脫漏”、“疏漏”或“傳寫有誤、“有誤”。而只有張新之是從作者有意的角度來進行探討的,這也與他對《紅樓夢》的總體看法有關。雖然其所論有時未免牽強之嫌,但卻可以說是開了俞平伯“此等破綻,明系故意如此脫枝失節,絕非無心之疏忽”之懷疑的先河。清末陳蛻在《憶夢樓石頭記泛論》中說:“各家評說,斤斤稽其年月,則矛盾舛錯處多矣。作者如天馬行空,不受羈紲,只能就大概論之。……至編年紀事,史乘體例,此書處處以小說自居,偶然失檢處,皆當諒之。”這是頗有見地的觀點。
       真正大規模做尋找《紅樓夢》中的缺失與矛盾工作的,當數近人吳克岐了。但是,吳克岐不是去探究“矛盾”產生的原因,而是采用修改和刪除的方法消除“矛盾”。他假托發現了古手抄本,并結合當時已影印之“有正書局戚序本”,摘錄了千條以上異于程高本的條目,同時用假托古人的方法對《紅樓夢》文本做了具體增補改動,有時一段增文就有數百字之多。20世紀20年代初,俞平伯先生在《紅樓夢辨》中也列舉了一些“矛盾”現象,并做了分析,同時對“矛盾”產生于疏漏這種觀點提出了懷疑。之后,1923年4月許嘯天在《(紅樓夢)新序》中將王希廉所發現之“矛盾”列了13條。同年6月,趙譽船在天津《民意報》副刊《朝霞》發表《紅樓夢中人年齡考證》,列了人物年齡的“矛盾”3條。1925年1—5月,關于《紅樓夢》地點問題的爭論相對集中些,但此后仍不時有所爭論。1928年6月至1929年7月在天津《泰晤士報》上連載的張笑俠的《讀紅樓夢筆記》第四章中,設有“全書之舛漏”一節,談到了《紅樓夢》的“矛盾”現象,并列舉了“矛盾”55條。張笑俠《讀紅樓夢筆記》中有不少精辟的見解,但其所列“矛盾”,卻也有一些因理解的偏差而誤認為矛盾的。1929年7月15日胡欽甫在《述學社月報》第3卷第2期上發表《紅樓夢摘疑》,認為《紅樓夢》中“不可理解和最明顯的錯誤,是關于個人的年齡問題”,并將他所發現的“疑點”分為三種:“(甲)各人年齡的不確定。(乙)事實與時間的不相符合。(丙)前后事實的矛盾和不近情。”其中所列“矛盾”,屬于(甲)的8條,(乙)7條,(丙)11條。近人王瀣(字伯沆)在1914—1938年期間曾評點《紅樓夢》,共指出了60處“矛盾”,其中前80回55處,后40回5處。
       至20世紀50年代初,何心發表《紅樓夢抉誤》(1952),又提出《紅樓夢》的“矛盾”問題,并列舉了122條“矛盾”,但有些是版本原因、有些是誤讀,且有與前人重復之處。接著,周汝昌在其帶有集考證派紅學之大成性質的《紅樓夢新證》(1953)中,也對一些“矛盾”做了考證。60年代初,胡適、梁宗之、俞平伯、趙齊平等研究者雖已開始對《紅樓夢》成書問題進行探索,其中也涉及一些“矛盾”現象,但真正將“矛盾”與成書過程聯系起來的,是吳世昌的《紅樓夢探源》,可以說它開辟了“矛盾”現象研究的一種新思路。張愛玲于1977年發表《紅樓夢魘》,更將“矛盾”現象與成書過程緊密聯系起來,并提出許多新的見解。幾乎與此同時,戴不凡先生也在這方面進行了有益的探索。戴先生在其《紅學評議·外篇》中,將前80回(除了第十七至十八回外)幾乎逐回列舉了“矛盾”,并做了
       分析、論證。1978年出版的馮其庸的《論庚辰本》,注意到了庚辰本中的一些“矛盾”,并認為這種情況“是曹雪芹不斷修改此稿所留下的一種痕跡”。
       20世紀80年代以來,對于“矛盾”現象的研究更多的是與成書過程聯系起來,這顯然是學術探討深入的一種表現。但是,對于“矛盾”現象的探討來說,角度似乎略嫌單一,且大都不是系統地專論“矛盾”,而只是在其著述的某一章節中就個別問題(如時間、地點問題、人物年齡問題等)發表看法,如林冠夫先生的《紅樓夢縱橫談》(1985)中“林如海死于何時”、“紫鵑與鸚哥”、“襲人。珍珠”等,張國風先生的《(紅樓夢)趣談與索解》(1997)中“大觀園究竟在南在北?”“《紅樓夢》中人物的年齡”,等等;或是在探討版本及成書過程時因涉及“矛盾”而去論述,如魏譚的《紅樓夢六十四、六十七回真偽問題探源》,朱淡文的《紅樓夢論源》(1992),薛瑞生的《關于兩書合成紅樓夢的思考(上)》、《兩書合成紅樓夢》(載《人文雜志)》1997年第4期)等,杜春耕的《榮寧兩府兩本書》、《從(風月寶鑒)是演變不出一部(石頭記)來的》等以及沈治鈞的《紅樓夢成書研究》,等等。
   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劉世德先生對于版本的一系列研究,也有不少涉及“矛盾”現象之處,其文分析透辟,論證嚴密,常以小見大,發人之所未發。這對于“矛盾”現象的研究來說,可謂多所創獲。
       關于《紅樓夢》“矛盾”現象的專題研究成果,目前并不多見。全面、系統地梳理、探討《紅樓夢》“矛盾”現象的專著,恕筆者固陋,于今尚未見到,單篇論文也并不多見。僅就已有的成果來看,所取得的成就與存在的問題可歸納為以下三點:
       (1)20世紀以前,對于《紅樓夢》中“矛盾”現象的探索,大都停留在指出“矛盾”的階段,雖有個別論及“矛盾”產生原因者,但除張新之外,也都認為是作者的疏漏或失誤造成的。
       (2)20世紀初至60年代以前,似乎仍然停留在前一階段。雖有俞平伯先生曾提出“明系故意如此”的懷疑,可惜未做進一步的深入探討。近人吳克岐雖然在研究、探討《紅樓夢》的“矛盾”現象方面傾注了大量心血,但他并沒有深入、系統地探究這些“矛盾”產生的原因,而是“假托發現古手抄本”,“并用假托古人的方法”,對《紅樓夢》文本做了具體的增補改動與刪削,使“矛盾”均化為烏有。這看似解決了問題,實際卻并未從根本上解決問題。
       (3)20世紀60年代,吳世昌先生從成書角度探討《紅樓夢》“矛盾”現象的成因,使《紅樓夢》“矛盾”現象的研究進入一個新的階段。70年代后期,張愛玲、戴不凡在這方面做了更加深入的探討。之后,朱淡文、杜春耕等也在這方面做了探索,取得了一些成果。但縱觀從成書角度研究“矛盾”現象成因的成果,差不多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,即都側重于將“矛盾”的成因歸結為作者沒有最后修改好而留下的痕跡,或是兩書合成而留下的痕跡。這從大的方面來說,仍屬于作者疏漏或失誤的范疇。因作者沒有最后修改好而留下痕跡,這固然是《紅樓夢》存在“矛盾”現象的一個重要原因,但卻未必是全部原因。而俞平伯先生的看法則啟示我們,從作者有意的角度來進行探索,也是一種思路。因此,從多角度探討《紅樓夢》中“矛盾”現象的成因,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出路。
       (責任編輯 何坤翁)
球深比分网即时比分